【本故事最佳閱讀方式為電腦模式】













回味歷年所有鬼故事請進入此網址:
http://fjumonkey.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708983

假裝看不見
在醫院實習這段漫長的時間裡,遇見或服務過的病人來來去去多的數不清…,要真的記得每個人的長相根本不可能…。而事情發生的那陣子,因為 Course 的關係 (醫學實習課程)必須要 Run 兩週的病房攝影,而…提到這也不得不說我直到這個 Course的實習開始時,才深深明白醫院每棟大樓內部的互通通道實在有夠多,就連一些通行電梯所到達樓層位置也是有些複雜。 (例如:X棟7樓和Y棟6樓是互通,但基建關係樓所以層數不同而已) 所以一開始,我們必須熟記每層樓以及某些內部電梯到達樓
層與他棟通連的關係位置,還有某些 ICU 可互相通行的方向... (加護病房 Intensive Care Unit, ICU)就這樣...畢竟要記熟位置得跑的多才行,所以一開始在補片的過程中 (帶出去的片子若已使用完但該病房還未照完,數量不多的話就要回科內去拿片子來補片),難免發生差點要迷路的糗事,大概到了第二天,我可以算是完全了解樓層狀況且順利補片。有時在自己搭電梯或走樓梯的過程中,總會遇到一些人,醫院人多嘛…這很平常,但會一直遇到同一個人我想這應該不算是件正常的事。怎麼說呢?嗯…,由於我很討厭花時間等,所以我比較常以爬樓梯代替等電梯的時間,每次在某棟的某層樓,都會看到一個中年女性病人,站在電梯等候廳的窗戶旁往外看,或是出現在該棟樓層接近連接他棟通道的轉角 。 (轉角過後的連接樓層大多是院內人員才會走,因為再走過去就是需要密碼進入的ICU)一開始我沒有刻意注意她,認為應該是出來透口氣走一走活動筋骨的病人,但後來發現,每次我經過該樓層只要往電梯等候廳的窗戶旁就一定會看到她,當然時間上也並非都是固定的時間,所以開始覺得不太對勁,怎麼可能會這麼巧?什麼時候補片走上走下都能看到,就連我走過那轉角到需要密碼的那座 ICU也一定都會看到她,於是我開始很注意她,也很想知道她為什麼要站在那個轉角?怎麼沒人帶她回病房休息呢?每次經過這兩個地方一定都會看到她,一次都不缺少,所以我有點納悶… 過了一個禮拜,一直都是這樣的狀況。於是在一次中午休息,和其他實習同學一起吃飯時我提到這件事,問了跑病房攝影這個Course的上一位同學,但她並沒有看過這位病人啊!所以我覺得有些雞皮疙瘩,也不想再續討論這話題,匆匆吃完飯後便趴在桌上閉眼休息,所以就將眼鏡摘下來。而我是千度近視加散光,眼鏡拿下來跟瞎子沒兩樣,且我對光線極度敏感。於是,就這樣趴著休息,因為時間不多,也沒辦法睡,所以我是清醒的,眼睛閉著但腦袋又開始在想…,到底為什麼每次都一定會看到那位中年女性病患?我繞著這問題無止境的思考…,而由於我每次看到她永遠都是背面,所以心裡有些好奇,她是長什麼樣子呢?嗯…,就這樣,根本沒有好好趴著休息的我一直不斷的想,突然!莫名其妙的…整個人好像被電極一樣的驚醒了(很多人睡覺睡一睡也會這樣,好難解釋...)!由於我不習慣沒戴眼鏡時張開眼,但一直覺得有光團在我面前,我手摸不到眼鏡,就只好張眼,一張眼……………是一張女人的臉孔……我看不太清楚身體輪廓,非常模糊,但越來越靠近,可是…,明明我和同學是坐合併的長桌,我正好坐在桌長的這一角,除非這個女人是爬在桌上爬向我這,否則…,怎麼會越來越近?我有些緊張且覺得莫名其妙,想要趕快找到我的眼鏡,一陣手忙腳亂後發現眼鏡是被我放在白袍口袋裡,正要拿出來戴上時,有人靠在我左耳邊說話了…我因為某些原因,左耳已經喪失了某種程度上的聽力,但發誓在我耳裡所聽到的這個聲音是非常細且小聲,可是依照我耳朵的狀況這幾乎不可能啊!這個聲音貼的很近很近,好像嘴唇就黏在耳朵上這樣講話一般,是個女人的聲音。『妳不是很好奇嗎?我來了,轉過頭來看我啊…』妳不是很好奇嗎?我來了....轉過頭來看我啊....儘管眼鏡已拿在手上了,但這時全身莫名的雞皮疙瘩且發抖,嚇得眼鏡掉到地上,吵醒了我的同學…。同學起來後幫我撿起眼鏡然後看著我,驚訝的說:『妳眼睛怎麼佈滿血絲?』同學以為我生病了發燒,所以摸摸我的臉,她卻大叫:『妳的臉怎麼一邊是燙的一邊是冰的?』嗯…,我的臉右邊是燙的,左邊是冰的…。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直到我去廁所洗了把臉後,我才告訴同學,我剛才看見什麼聽見了什麼,但她覺得很扯,我自己也覺得很扯…因為大家都知道我眼睛和聽力的問題,可是我自己也無法解釋剛剛在清醒的狀況下所發生的事啊!這件事讓我整個下午上班時都心神不寧,一直到因為照相又去了那樓層,奇怪的是,怎麼沒看到那位中年女性病人!?就這樣…,這天上完班,整個人無精打采,離開醫院時在大廳遇到那位中年女性病患出現樓層的實習醫師,由於認識,打了招呼之後聊了一下。他看我神情不安,我便把這陣子還有今天中午發生的事告訴他,聽完後,他說:『之前是有個婦人因為火燒傷的關係幾乎毀容,她家人都不來看他,沒人關心她,有時一個人在電梯大廳或轉角走來走去,聽說她很喜歡貼著醫護人員的臉看,因為我們當然不害怕,而且得照顧她,嗯…可是…妳該不會是看到她吧?她已經走了耶, 一個禮拜前的事了,.....』聽完有一點點難過的感覺,但還是無法確定…聽他這麼說,究竟和我看到的是不是同一人?而中午那時之所以不敢翻過去看,是因為,在第一句話之後,她又說了第二句話…『如果妳看到我,要記住我喔…』雖然無冤無仇,只是因為我的好奇心,但當下我卻選擇裝做沒看見… : ( 無論如何,我想這應該不是惡意的捉弄,只是當時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所以我不敢翻過去看…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