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最佳閱讀方式為電腦模式】












回味歷年所有鬼故事請進入此網址: http://fjumonkey.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708983 城隍辦事中,請稍候 大概在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吧....那一年,家裡在高雄的房子火災被燒掉了 (因為隔壁小孩玩火,有夠倒楣),大家都說我們運氣好,沒有人傷亡,不過我們一家卻成了無殼蝸牛。那段找房子的時間,我們便暫住到國外的叔公家(至於為何要千里迢迢跑到美國....其實我不是很清楚,似乎是爸爸和叔公交情較好)叔公家是一棟位在城區邊緣的小平房,四層樓。看起來很正常,除了第四層樓。第四層樓的房門通常是關的。它是間少有的,設立在美國的小小城隍廟。不開放參拜,信徒也只有叔公一家,叔公只帶我們上去看過一次。叔公一家拜的很虔誠,而此尊城隍爺也似乎很靈驗,讓位在正鬼門的叔公家一直沒發生什麼事....(後來聽家人說的)我們全家住在三樓的兩間客房內,我和姐姐住一間。而我們那間的樓上,便是城隍廟.... 或許是讓城隍保佑的小小代價吧?!半夜時,樓上總傳來一陣陣的鐵鍊(或鐵製器具)聲。我和姐姐好幾次被吵醒,叔公家的人卻好像聽不見那惱人的聲響,或者說....裝作聽不見。 我們好幾次向叔公問起,叔公卻只是笑笑,把食指按在唇上,輕輕的說:『噓....城隍爺在辦事。』當時懵懵懂懂的,也就不再追問。直到有一天,鄰居 (一位來自中國的老伯)發生車禍,送到醫院時就過世了。聽說,死得很慘。住在這裡一段時間,雖然語言不太通,但和鄰居自然也熟。我想到伯伯和藹的笑容,心裡蠻難過的,而那天晚上,『辦事的城隍』似乎特別吵鬧,令我難以入眠。我悄悄的下了床,往通往四樓的樓梯走去,一階又一階,一階又一階....我彷彿聽到細微的慘叫迴盪在樓梯間。踏過樓梯的轉折處,繼續往上走。忽然,一股冰冷的陰氣從我背後貫穿而過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詭異的感受) 我嚇了一跳,全身開始起雞皮疙瘩。而樓上沉重吵鬧的鐵鍊聲似乎也停了。有那麼一剎那我想回房間,但該死的好奇心卻將我拉向那關著的房門。(回想起來,當時不知是何種勇氣,其實通常我很膽小的)輕輕的,我轉動門把,打開了門,寒氣撲面而來....眼前的景象,像惡夢--- 所有殘破不堪的屍體,站著、坐著、蹲著,擠在神龕前,有的面色蒼白、有的滿身是血,張大了空洞的眼睛望著我,每個"人"身上,不是枷鎖,就是鐐銬,拴著鐵鍊。發出沙啞細弱的吶喊:『救我.... 救我.......』發出一陣陣惡臭,地上滿是分不出屍水或血水的液體....我愣住了,嚇傻了....所有以前聽過的驅鬼方法,不論罵髒話、念口訣,在那個當下,通通不記得了,連該有的尖叫都忘了。腦袋中只有空白,像電腦 Lag一樣,這時,我看見了鄰居伯伯,轉過血淋淋的臉孔,緩緩舉起手,輕輕揮了揮,彷彿在叫我離開,但我根本動不了!我想閉上眼睛,但連控制的力量都沒有 (或許鬼壓床也是這 種感受吧?!),那時候應該才幾秒鐘而已,卻好像過了好幾個小時,在巨大的驚嚇中,我似乎看見城隍爺從神龕上站了起來(幻覺?)一陣陰冷的風吹過,殘破的屍體,地上的血跡,通通都消失了。只有城隍爺穩穩的,端坐在神龕上,就跟平常一樣。空氣似乎凝住了。驚嚇過後,我腳軟了下來,跌坐在地上....我想回房間,但雙腳不停顫抖,動也動不了。最後是扶著樓梯,慢慢的走回房間,隔天晚上我開始發燒,爸媽帶我去看醫生,卻因為沒有美國的健保給付,讓看診費貴的嚇人! 囧>”後來我跟媽媽說了這件事,她起先不太相信,後來發覺事態嚴重,在叔公的建議下,帶著我搭飛機回到台灣的大間城隍廟,請城隍爺原諒。後來,爸爸也帶著姊姊一起回來,我們住在北部的公寓裡。事隔多年,我卻沒有忘記那景象,記憶猶新,歷歷在目。或許,這是打擾城隍辦事的處罰吧....叔公後來就過世了,他的孩子住到別的城市去,將那棟平房承租給旅美的華人.... 或許,你有機會在美國南部留學或許,你會租到一棟普通的小平房或許,你會在半夜裡聽到吵雜的聲響這時,千萬記住....別打開通往四樓的門更別打擾城隍爺辦事。城隍辦事中,請稍候....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