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最佳閱讀方式為電腦模式】









回味歷年所有鬼故事請進入此網址: http://fjumonkey.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708983 床邊的白衣小女孩 今年寒假,我參加了高中的班遊,參加的人不多而且我要好的同學也臨時發燒而沒去,本來想不去的,但是又看在畢業後大家幾乎都沒見面所以還是去了。 我們去了宜蘭,那裡有名的就是民宿,至於我們的行程如何如何我覺得不是很重要,只知道的是下午放行李的時候,我那間房間的門不管刷了幾次卡都開不了,同寢的同學說應該要敲一下 門,結果敲了之後門就忽然能開了.....我當時是沒有多想,只覺得門可能老舊了,放完行李我們還有晚上的行程,可是我在遊覽車上暈車了,所以等逛夜市的行程結束後,我一個人回房間休息 (二樓),至於其他同學則是去另一棟樓的一樓交誼廳唱歌,那個時候房間的鑰匙被同寢的同學拿走,所以整個房間是無法開大燈和看電視的,理所當然我一個人在只有開小燈的黑暗房間躺著休息。 我一點也不想睡因為看看手錶才九點 (平常我都是一兩點睡的) 但是頭一直很暈,我就翻來翻去想找個舒服的姿勢,也不知道我閉著眼睛而保持清醒有多久,等我又張開眼的時候 (我很確定我一直都很清醒),我覺得桌上的小燈變得更暗,看看手錶十二點整(不偏不倚),想說同學也該回來了吧~ 於是我倒頭向右邊雙人床的大空間繼續睡,我摸到一隻手,原來同學回來睡了,就不理她,但是沒想到那隻手卻緊緊抓著我摸她的那隻手,我心想不對....這手怎麼這麼冰,而且抓得我好痛,就在此時我的後面又伸出了兩隻手,勒住我的脖子....很奇怪....我當下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憤怒...我又沒惹妳,我很用力地打了勒住我的手,甩開,我回頭看,天哪... 我的枕頭背後伸出了三四隻手...我覺得很噁,此時我要坐起來往門的方向逃跑時,我看到另一張床的床腳,有一個七八歲的白衣小女孩蹲在那,她看著我,沒有什麼表情,她的面貌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頭髮不長,有點像是國中生的髮型,沒有什麼殺氣,但是眼神有點傷心,穿著白色連身裙,沒有任何裝飾,我大概和她四目交會了幾秒,重點我還是要逃,在我覺得我要脫離那張都是手的床時我看到一隻小孩的斷腳在床的中間,夠了!!! 我的憤怒已經超越了我的恐懼,我心裡咒罵著,為什麼是我,要報復也不該找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來的勇氣,我伸出我的右手狠狠的打在那隻斷肢上就這樣,一切都消失了,發現小燈變回原來的亮度,我這時再看看手錶,十二點整... 天哪~接著我聽到隔壁房間很吵,是我同學唱歌回來了正在打麻將,我趕緊把衣服穿上,跑到他們那邊,他們以為是聲音太大把我吵醒,我也就假裝是這樣,因為我很清楚要是我說了剛剛發生的事情,這趟旅行就會被我毀了....於是我一直窩在角落看著他們打麻將,等著他們何時要睡,可是到快三點他們都沒有要睡的意思,而同寢的同學則是一直叫我累了就回去睡... 他們會小聲一點,可是根本不是這個問題呀... 但是我不能說好吧...回去就回去...我心中一直在念著佛經,然後有鑰匙的同學在開門的時候又卡住了,我看她一直很粗魯還很用力敲那個鎖,我心中大罵,要找也找她吧...找我很無辜耶....然後我又被送進這間房間了...天哪= = 於是我看同學離開後,開始把我過去聽到的驅魔偏方都用了,不過我的心情還是平靜不了,最後我躺回那張 "可怕"的床,我在心裡說了一些話,小妹妹... 姐姐跟妳道歉,是我太粗暴了...也是我們沒和妳說一聲就闖進來,對不起... 我們明天就會離開了,結果我很快就睡著了,也沒發生什麼事。第二天一大早,吃早餐時我問同寢的同學睡得如何,她們都說睡得很熟也沒做什麼噩夢,倒是和我同床的那個 (就是正好睡在有斷肢位子上的) 說她一直冷醒,我聽了只是說睡得不差就好...不然沒有精神玩接下來的行程,第二天的爬山和看瀑布我都相當謹慎,也不斷提醒同學要注意安全,幸好一切都平安落幕,而我發生的這件事,當時一起去旅行的人沒有一個知道,而我也是等事過了半年才告訴家人,在那之前,家裡的確發生了電器一直壞的情形,而我趁著去九華山還國中時期我媽幫我許的願,順便幫那個小女孩祈禱,在那之後電器也不再壞,我也沒發生特別的事而那個白衣小女孩,我曾試著在網路或是出遊的相片中找線索,不過都沒有明確的證據,我看著同學們在那間寢室拍的相片,的確... 沒有一張照到我睡的床以及另一張的床腳,不過那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她的存在也已經不再是恐懼,我後來想想,她緊緊抓著我的手,那種感覺其實很熟悉... 以前我在醫院看病也曾這樣被一個小孩子抓過,當時那個小孩是說:姐姐陪我玩,而我又 想想當時勒住我的那兩隻小手臂,不是掐住我,而是想跳在我背上要我背一樣,所以我才這麼容易就掙脫,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我真的太過分了... 小妹妹... 姐姐向妳說抱歉..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