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板橋慈惠宮近, 逢年過節或是新作品上市都會來拜拜祈求媽祖保佑一下。 適逢歲末年終,中午帶著大把鈔票跟資料去那邊添香油錢, 家人的、朋友的,有要安太歲的、有要點光明燈的、 有要祭白虎死符的、有要求八路財神保佑的,總之~ 難得我剛好不用趕稿,又有空,就自己去弄這一大堆事。 (第一次添個香油錢添到快五千元呀.. ) 中間過程省略,就是放好供奉的餅乾後依循著九個爐的參拜路線完成它, 最後通常都會在閒晃等一下,讓香燒一小段時間後才會去燒掉廟方提供的 金紙,還好今天有提供甜湯圓讓香客取暖食用。 吃完湯圓後我把金紙對媽祖拜一拜走往二樓香爐準備燒掉金紙... 這邊要先說一下,平常我走路都很快又很趕,說話開會速度都很快, 把時間壓縮到剛剛好,這是工作時的狀態 ; 一旦知道自己沒有稿子要趕、休假或出國就會開啟「假日模式」, 幹嘛都慢慢走慢慢做,所以整個拜完九爐香都燒掉1/3了, 想對神明說的話多加上慢慢來就好, 所以最後去燒紙錢也是繼續延續非常遲緩的動作。 可能...是真的太像慢動作, 我還在香爐旁慢慢的先拆掉捆著三疊金紙的橡皮筋, 然後一捆一捆的再拆掉分別綁住金紙的草繩時, 旁邊剛燒完自己金紙的北北... 做了我這輩子第一次見識到的事 是的~~~那不是人很多的時段, 整個香爐旁只有我跟北北還有北北二號三個人而已, 他因為嫌我動作太慢把我中型SIZE的金紙搶了過去, 馬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凹一下整疊丟進火爐中 囧” 因為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大概一秒吧), 所以我一直嘴巴微張像個智障一樣的望了他三秒... 那種錯愕的感覺就像你把排骨便當裡,最好吃的排骨打算留到最後才吃, 努力的扒完飯跟最後一口菜時,突然旁邊的同學瞬間夾走那塊排骨塞進 嘴巴中,邊嚼還邊罵你: 「啊你不敢吃排骨還買排骨便當!真浪費!很機歪耶(嚼)」 好,鏡頭回到排骨,不是 回到香爐。 因為我也不是被嚇大的,三秒之後我問北北說... 就這樣,我三疊金紙被他搶走兩疊燒,順序還全錯... 我自己手上最大張的反而最後才燒~ 雖然急急急急北北很瞎,不過我還是擠出了道謝的話 這陣子大家可能會去廟宇拜拜,請多加注意自己的金紙 Orz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