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gif  

 【本故事最佳閱讀方式為電腦模式】

0816_010816_020816_030816_040816_050816_060816_070816_080816_090816_100814_15.jpg  0816_11  

想回味歷年所有鬼故事請進入此網址:
http://fjumonkey.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708983




那天是一點半,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打著網路遊戲,拼命忍住睡意,因為時間還沒到,現在爬上床會失眠的。凌晨兩點,關電腦,爬上床和男友聊電話,一樣抱怨的說著一個人好無聊的廢話然後說了晚安後,閉眼靜靜的一動也不動,只是聽著電扇嘈雜的聲響,然後等著入眠。第一次見到她是三個月前,室友都回家了,凌晨兩點我百般無聊的在宿舍講著電話,電話那頭男朋友安撫著我的胡言亂語。「好無聊喔!陪我啦!」不知道第幾次在電話中說了這句話,突然聽到什麼聲音,很細微的聲音,天生的第六感讓我瞬間安靜了下來。「怎麼了?突然不說話。」查覺到我沉默後,男友在電話那頭焦急的問。我依然秉持著沉默沒說話,聲音好像也沒了。「妳說話呀!怎麼了嗎?我不能去陪妳,妳不開心啊?」「沒事啦!我只是想睡了。」聽著男友溫厚的嗓音,我甩開腦袋與心中的一絲疑惑,也不希望自己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宿舍中胡思亂想,掛了電話後,靜靜的躺在床是沒一會兒就睡了。其實宿舍的隔音真的很差,外面有些許動靜都會蠻清楚的,再加上房間又離門口進,時常可以聽見說話聲,或是機車進進出出的聲音。而我睡到一半的時候,總覺得睡的不是很安穩,睜開眼似乎是失眠了吧!按了下手機看時間,快要凌晨三點了啊…只是就這麼一睜眼一亮燈,心中有股異樣的感覺,關了燈拉上窗簾漆黑的房間內,好像有什麼聲響,轉念一想,應該是外頭的聲音傳入房內所以聽起來很細微吧!想一想之後,翻個身打算繼續和周公下盤棋,這時候我聽見了有人踩著梯子的聲音。學校的宿舍床位是在上面,床下是書桌椅和衣櫃,爬上床的梯子是木頭做的在床尾,由於校舍老舊,踩上去會發出一種不算尖銳的怪聲,而躺在床上的我就是聽到這樣的聲響。一階。兩階。三階。四階。沒有聲音了。聲音就這樣停止了,突如其來的出現,莫名其妙的止住,我知道有東西爬上梯子了,更感受到那股赤裸裸的視線,我不敢動,一動也不敢動,就這樣和他對峙著,直到陽光努力從拉上的窗簾外探了進房,我也累得睡去。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為什麼是「她」而不是「他」呢?其實我也不知道,直覺吧!總而言之,從那天過後,我只要一個人在宿舍時就會碰見她,我從未看過她,但是每當室友離開宿舍的夜晚,凌晨三點左右,我都會聽到房內她的聲音,不打擾的,詭異的聲音。我從來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出現,我也不知道她要什麼,只是總感覺她在等一個機會。那天躺在床上的我又是一個人,我不想碰見她,不知道為什麼那天就是不想碰見她,眼看著時間往前走,還有十分鐘就三點了,剛剛關電腦前的疲倦感是去哪了?怎麼這時候完全沒有一絲睡意呢?時間到了,我又聽到熟悉的聲音。一階。兩階。三階。四階。沒有聲音了。正當我逼近崩潰邊緣的時候,我又聽到了聲音。只是這次是往下爬的聲音。接著悄然無聲,又是一片死寂。過了好一下子什麼聲音也沒有,我嘆了口不知道已經憋多久的氣,打算起身去抽根菸再回來入睡。正要坐起身時,我突然覺得不對勁,有什麼東西在我的床邊,一樣的,那種凌遲般的視線灼熱感,像著了魔一樣,我緩緩的轉過頭面對視線的來源。骨瘦如柴的手指攀附在我床板的邊緣,只露出半顆頭,空洞的像黑洞的雙眼,好像沒有眼球一般,她看著我。一動也不動的盯著我。我說不出話,完全說不出話。然後她的眼睛開始流血,像是在哭一樣。不停的。一直流。在我覺得心臟就要停止之前,她說:一點都不無聊喔!我陪妳就不無聊喔!我也好無聊喔!我們一起就不無聊喔!原本輕輕悄悄小小聲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一點都不無聊喔!一點都不無聊喔!一點都不無聊喔!一點都不無聊喔!一點都不無聊喔我看著她,就這樣看著。一點都不無聊喔!我離不開床,我無法移開視線。一點都不無聊喔!直到我心臟無法負荷而昏了過去。再次睜開眼已經是隔天中午,緩慢從床上爬下後,我彷彿經歷一場大病,只是世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是當我看見我的位置時,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睡前,已經把椅子靠攏了,而現在,椅子被拉出來了,但其他一切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只是從那天起,我再也不在宿舍說出好無聊喔,這句話。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