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最佳閱讀方式為電腦模式】
0909NEW_00.gif
0909NEW_01.jpg
0909NEW_02.jpg
0909NEW_03.jpg
0909NEW_04.jpg
0909NEW_05.jpg
0909NEW_06.jpg
0909NEW_07.jpg
0909NEW_08.jpg
0909NEW_09.jpg
0909NEW_10.jpg
0909NEW_11.jpg

0909NEW_12.jpg  


 
回味歷年所有鬼故事請進入此網址:
http://fjumonkey.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708983

如果說上海是中國的璀璨明珠,那麼北京就是古老的中國與現代中國的時空連接點。在北京的古都,雖然隨處可以看到因應奧運而興建的現代建築;但是胡同裡或是窄巷中,那些陳舊的建築物仍然時時存在。北京多的是故居,多的是古蹟,也讓這個首都,在進步的外表下,匣中的魍魎似乎仍在暗處伺機。今年七月初的時候我跟家人及一位友人到北京進行一周的自助旅行。在紫禁城、頤和園等地四處走動的時候,除了感受到古老的東方那種特殊的氣氛,同時也感受到了某些陰影。走在朱紅色的高高宮牆之下,聽著導遊所說的悲慘故事,也讓我們時時提防,彷彿盡頭的轉角處,就有一個穿著滿清服飾的宮女會施施然飄過來,服侍這個已經沒有貴族,卻仍佈置得跟幾百年前一樣的巨大古城。不過,我們都料錯了,白天充滿著遊客的名勝古蹟不是這些魍魎伺機而動的時刻。等到晚上,才是逢魔時刻。還記得是在參觀紫禁城的那天晚上,回到我們所住的旅館後,飯店的服務小姐很為難的告訴我們,本來登記的房間離奇的被取消了,只能幫我們換個房間。幫忙運行李的服務生聽到我們要住的房間房號之後,眼神閃爍了一下,但馬上就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送我們進入客房之後,服務生就迅速的告退了。那時我們並不覺得有什麼異常,只是對訂位出錯而入住豪華的客房這件事感到開心。放下行李後我們仔細檢視了這間豪華客房。這是一個中西合璧的客房,有一個豪華的書桌及書櫃,一個小客廳,衛浴跟一個雙人房。除了衛浴跟臥房之外,其他地方是沒有隔間的。有一個門通往後陽台,不過奇怪的是,明明鎖是在內側,但是我們怎麼也打不開通往陽台的那道門。當下也不以為意,只是把行李丟著,然後就到另外一棟的家人房間去聊天去了。過了大概兩三個小時,我們才爬著樓梯慢慢走到我們的客房(這一棟沒有電梯),友人與我這時才注意到,這棟樓看起來並不像是旅客會住的房間,有的房間掛著門牌,或是貼著春聯,還有一個房間的門口掛了兩個.....紅燈籠。 雖然那時候才十點多,但是我跟友人互相對看了一眼,決定很有默契的假裝沒看到客房門口突兀的紅燈籠,趕快進入我們的客房。一個樓層才四個房間,但我們的客房剛好位於頂樓,因此還是花了一些時間才到達。正當打開房門時,我突然有一種悶悶的感覺,很像是這個房間像是密閉很久的盒子突然被打開一樣,有種陳舊的空氣突然充滿四周。不過對於靈異方面比較敏感的友人並沒有任何感覺,所以我就不以為意了。兩人聊了下天,然後就分別去洗澡。洗完澡後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本來應該睡了,但可能是因為旅行的亢奮還沒有平息,我們都不太想睡。我坐在靠近客房門口左邊的書桌椅子上,友人則靠在書桌前面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聊了一會,突然。衝擊聲傳來。一種不像是人的撞擊聲從門那邊傳來,與其說是什麼物體的撞擊聲,倒不如說是空氣氣流的震動。房間內的玻璃櫃、木頭地板很明顯的有感覺到震動。不過只維持了一秒鐘,就停了。不在當場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勉強要比喻的話,應該可以說空氣被用力的搖動一下,然後,又回歸平靜吧。我跟友人對看了一眼,試圖若無其事的接續剛剛的話題,但聊了大概五分鐘,又有一次衝擊聲。「轟」感覺比第一次還要大力,似乎有種要撞門的企圖。我閉上嘴巴,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走向門去,想要打開門鎖,探頭到外面看看。但朋友阻止了我。他說:「我們不用理會這些,還是別開門比較好。」心中有點毛毛的,於是我轉身走回書桌。這時候,「轟」第三下衝擊聲就從我的背後傳來。友人很嚴肅的說:「我們睡吧。」當下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我們走到臥房,然後把臥房的門給關上。不敢關燈,因為不知道關上燈之後,這個黑暗的匣子會湧出什麼東西。但同時也怕,在我們看不到的門外,明亮的房間內有些什麼東西。將正對著床舖的大化妝鏡用毛巾蓋起來之後,我們鑽進雙人床的被單裡面。有點想要說話打破沉默,但又很害怕,說了話卻又會引來了些什麼。我們就這樣維持著僵硬的姿勢過了一段時間。有些人害怕的時候會很容易睡著,有些人則很難入睡。不幸的是,我是屬於後者。閉著眼睛,我的意識卻很清醒。暈黃色的臥房內,友人就在身旁,這樣的感覺雖然令我安心,但是仍舊無法酣然入睡。而且。「你還醒著嗎?」保持著背對友人的姿勢,我開口問友人「怎樣?」友人立刻就回答,看來仍然跟我一樣清醒「可、可以陪我去廁所嗎?」雖然不是很急,但我從躺下時就感到隱隱的尿意。 「.....好啊。」友人遲疑了一下但是,去廁所就等於是要打開這個臥房的盒子,然後走出去外面。廁所就在客房的正對面,而只要一出去,整個客房都一覽無遺。那些在門外的什麼,也許就可以趁機......。我來開門吧,友人這麼說。他走向臥房的門,然後把門把往下壓,接著一口氣打開。不敢細看的我跟在他後面,儘可能快速的進入廁所。比起來,燈光比較昏暗又有面大鏡子的廁所,卻比光亮而廣大的客廳還來的令人安心許多。我進了門,友人卻在這時走到了廁所門外,將背靠在廁所的門上,然後突然開始聊起大學生活的事情。擔心起門外的他,於是我ㄧ邊以最快的速度上完廁所,一邊也一句一句的回應他。洗好手打開廁所門,發現友人正以相當嚴肅的神情凝視著客廳以及豪華書桌。「怎麼了?」我有點害怕的問道「沒什麼事,我們快點回房吧。」友人緊閉著嘴巴,拉著我進了臥房。關上臥房門的是我。除了關上之外,我還扣上了鎖。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正虎視眈眈,或是對什麼東西而言,虎視眈眈想要侵略的其實是我們?又回到了床上,兩個人仍舊維持著之前的姿勢僵硬著。「喂。」友人突然開口。「怎樣?」我回答「可以抱著你睡嗎?」友人仍然看著天花板什麼話也沒說,我們就這樣在異常寒冷的北京之夏互相取暖,等著天明。第二天一早我們就收拾好了行李。櫃檯人員通知我們說,我們訂位的資料又莫名奇妙的出現在旅館的登記資料中,因此我們又可以換回原來的房間。在等待家人辦理住宿資料的時候,鬆了一口氣的我問友人:「你昨天怎麼靠著廁所的門跟我聊天?不是跟你說一起在廁所裏面也沒關係?」友人看著我,嚴肅的說:「其實我昨天晚上一打開臥房的門的那一瞬間,就感覺到客廳的沙發上,好像都坐滿了人。有老人、小孩、女人、男人,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而我一打開門,他們就一起轉頭,一直一直的,微笑著盯著我們。」八月底的現在,我在寫著這件事情的時候,仍然感受到絲絲寒意從脊椎處湧上。最近讀了京極夏彥的推理小說《魍魎之匣》後,突然想起這件事情來,因此在這裡姑且記上。對我們來說,盒子沒有打開之前,誰也不知道那裡面是裝了什麼。而盒子裡的魍魎,在沒被開啟前,也不知道外界究竟是什麼。北京的一夜,我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了客房這個盒子,然後打開了魍魎的匣子。幸虧,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魍魎之匣仍舊掩著蓋子,封藏在北京這個古老的城市中某個角落。

    輔大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